你的位置: > 美文摘录 » 正文

党琳山律师掀桌子,你们缘何那么兴奋?

2019-05-11 | 人围观 | 评论:

狼叔驳斥:公安不全面搜集调查证据也好,检察院不依法履行职责不听取辩护人意见仓促提起公诉也罢,抑或是法院不允许律师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王小律师既知给公检法的这“三不”加上个双引号,显然他是明知这只是党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对案件的主观认识以及对公检法的个体观感。既如此作为一名律师(哪怕是刚刚从业的律师),王小律应该知道且不说杭州保姆纵火案,办案的公检法违法不违法不能由党琳山一人主观的认识来界定,即使就是可以,这个界定也不过就是他自己的一家之言,只能代表党琳山他自己。这是其一。

其二,什么叫不全面收集调取证据?不就是没有向火场的消防员询问所谓的案情吗?不就是没有提供所谓的“火灾事故认定报告”吗?前者,消防队员是案发现场目击证人吗?应该不算吧?他们充其量不过就是来救火的人而已,他们的身份与一个抢救被砍至将死的人的医护人员有什么区别,难道你听说过故意杀人案或故意伤害致死案,把抢救的医生请到法庭让他作证人不是被告人砍死的,是他们技术不精或动作不快给治死的吗?后者,请注意这是一个故意纵火案,而不是一个原因不名的起火案,这是事故吗?你还想要什么“认定”?“故意纵火”不是调查分析后的结论吗?难道本案还存在另一个不名火源?

其三,什么叫不依法履行职责不听取辩护人意见仓促提起公诉?前者,不依法履行职责当然是指检察院不责令公安提交前述的党律师所认为需要提交的那两方面证据。问题是检是检,党是党,凭什么党律师叫干啥就得干啥,何况检很可能就是笔者上述分析的观点:这些所谓证据与本案主旨无关。后者,“仓促起诉”?《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案件提起公诉的期限,即便是重大、复杂案件,一般情况下也就是一个半月的审查起诉时间,杭州这个案件案发都半年了,还仓促?那你说说怎么样才算不“仓促”?是不是你说不“仓促”就不“仓促”?

其三,什么叫不允许律师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这个方面的理由前面已经说了。且不说现行的刑事诉讼法没有证人必须出庭作证的强制性规定,就算有也不能你说要让谁出庭作证,就必须允许谁出庭作证吧?还好,你说的要请的还只是38名消防队员,如果你说要请所有现场见证了整个报警、出警、救人的人都出庭作证,那该怎么办呀?毕竟依你的理论,这些人如消防队员一样,都看到了这整个救人的过程,对于消防及时不及时,他们也是有发言权的。

其四,笔者给王小律师提个醒,在你这个“三不”后面其实还有一个“不”,而且是个最要害“不”,就是法院不答应党律师的由最高院指定异地管辖的请求,所以说这个“不”是最要害,概因党律师的退庭最后是被这根“稻草”直接压出来。你为什么不敢提呢?是不是你也觉得以这个理由退庭太过没有法律依据。可你这刻意的回避,就很不好了,会让人觉得你避重就轻,写作动机不正,有煽动鼓噪之嫌。

笔者注意到这段话,王小律师在引用了党的公检法“三不”和忘记“一不”后,自己下了个“违法审判”的定义,基于前面对党的“四不”纯属一家且无据之言的前提判断,据此单方面的判断得出这样一个“违法审判”的认定就很不理性、科学与合法了。咱可是律师,怎么可以向民众传授:我说是啥就是啥,我说谁对谁就对,否则就是你违法的霸道理论呢?

小律文二:概因依据刑诉法,杭州中院对本案确实具有管辖权。但同行们又对杭州公检法无视律师意见自行其是的程序不正义行为深有同感。换作其他没有血性的律师,不能糊就不能糊呗,反正律师工作不过是一个饭碗,有口饭吃就行了,还管它能糊不能糊。只要案子判了,保姆杀了,原告解恨了,围观群众满意了就好,至于物业有没有责任,消防救援是否及时,公检法三家都不愿意提,一个拉来凑数搓和谐麻将的律师又何必自寻烦恼。可惜的是,党琳山律师没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既然被拉来搓麻将,那就要按游戏规则来,你非不让我糊,我就掀桌子。

狼叔驳斥:既言“依据刑诉法,杭州中院对本案确实具有管辖权”,又称“杭州公检法无视律师意见自行其是”,这个前后矛盾的判断笔者不知道王小律是怎么得出来的,但笔者深信其所谓“自行其是”的定义是从前面的“四不”中得出。即指:你有权力我认可,但你没好好用权,你恣意了。现在的问题是公检法三家所谓你指责的“弄权”,人家也是据法律规定与诉讼规则“弄”出来的,难不成就因为你是律师,你代表私权,你就高半截,你就算是没有“规定”和“原则”,也是可以恣意胡来?我说要怎样就得怎样,不怎样你们就是“自行其是”,就是“违法审判”,所以我就要最高院答复不让你们来审,不答复我就掀桌子让你们庭都开不成?你这一路“恣意”下来,真是让笔者醉了。这是其一。

其二,杭州保姆纵火案,杭州地面的哪一级政府或司法部门有公开说“这个案件物业没有责任,消防救援很及时,没有必要进行调查了”?有,请谁告诉笔者。笔者始终看到的反对,以及笔者自己坚持的,都是指这个“责任不责任”,这个“及时不及时”要查,而且是非常有必要查。我们所不同的是,不能把它混杂在这个放火罪的刑事案件中查,因为这个“责任”与“及时”并不当然成为被告人减罪的理由;而且这个“责任”与“及时”是民事的和行政的法律责任。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刑事案件中查,还要带上一个“促进物业服务进步和提升政府消防水平”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就是想借此得出条“人不是我烧死的,是你们设施欠缺、救援不力给耽误的”的理由,以为被告人寻条活路。如此这样真能奏效,如果这也叫讲“规则”,笔者建议不如直接指“都怪林家有钱,房子装修得太豪华,物什太多,易燃,难灭”来得轻松简单,这样不仅更有“血性”,而且还不用与公检法干战;不仅能“糊牌”,还不用“掀桌子”,岂不快哉。

这里且不论斯大律师的公检法司四家办刑案的所谓“打麻将论”,与刑事程序中四家的地位与作用严重的风牛马不相及。

小律文三:党琳山律师这桌子掀的太帅,把所有人的风头都给抢了。立刻就有眼红的键盘侠跳出来拍他,说党律师为了出名不择手段云云。这种说法纯属扯淡,原因昨天已经说了,退庭最严重的处罚是吊销律师证,如果饭碗都被砸了,出再大的名又有何用?

狼叔驳斥:谁说指党想出名就是“扯淡”了?君不闻古人言“知道今夜死,长坐到天明”,君难道没听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买卖无人沾”。党律师要是能知道这么一闹一退,等他的是个雷厉风行的立案查处,他能干这“砸饭碗”的事?党律师这个事,别的且不说,单就他“掀桌子”前中国无几人知有党琳山,这桌子一“掀”,党琳山已是家喻户晓,就不能说这里面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而且,你可是想过,所谓风险愈大利益愈大,党律师这次如果遇到的不是广东省司法厅,而是湖南省司法厅;党律师这次如果不是党琳山,而是自恃有靠山的杨金柱,他不仅不用面对处罚,还真成功了。你说他是不是从此大律师了?所以,笔者要劝你写文不仅要据实而论,而且还不该胡乱按语,党律师律师敢做,要当公众人物,就要敢担,容得人点评,不能说他不是就是“眼红”,否则你说他是不也就成了“拍马屁”。

小律文四:党琳山律师的微博,已经被封了,所有博文皆被清空,很可能处于禁言待处理的状态。

狼律驳斥:这个所谓的“微博被封”,笔者觉得你太过想当然。据笔者了解,党律师的微博被清空究竟是其主动行为还是新浪网所为,至今并没有公开的定论,党律师自己也是讳莫如深。你这个结论是从哪里来的?你这个结论在攻击官方的同时,显然是想把党律师的形象拔得更高一些,笔者个人倒觉得,还是笔者那个“自行清空论”的猜测来得对党律师更有利。毕竟事有今日,非党律师预告所能预测,其更没有想到广东方面会这么重事重办,次日派员调查、又次日立案,这微博若是他自己清空,至少会给自己加点分。有这个态度,加上初犯,又受杨金柱“拚命办取保”等诱惑,未必不能保执业证无虞。所以,笔者又要劝你,写文捧人不能光图热闹,怎么好玩怎么写,怎么来赏怎么说,一定要考虑自己想捧的人,不要拍马屁把马拍急了,被马踢伤就不好了。

小律文五:如果物业消防合格,消防官兵1分钟出警,5分钟到现场,20分钟灭火,这一母三子女还会死吗?党律师又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在你家万一失火之时,附近的消防栓里有水,消防官兵能及时赶到救你全家?

狼律驳斥:前面已经说了,不要装高尚。本来嘛,律师在法律框架内依法有据只为自己的当事人着想,并无一点过错。党非要扯物业、消防的责任,本质上就是为减轻被告人的罪责,以求能够刀下留人,这无可厚非的,没必要拔那么高,指那么深远。党律师的错误是走火入魔,企图死马当活马医,钻在自己划定的圈子里不肯出来,志在把水搞浑,一赌定乾坤。退一步说,你还真打量把杭州这个案件中的物业、消防失职的、渎职的都办了,全国的物业服务与消防救援都能有长足的进步?难道咱中国因公共设施的缺失与缺陷带来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事故的还嫌少吗?所以,重要的还是政府层面上的重视,以及百姓自身维权意识的提高,非毕其功与能一役也。

小律文六:英雄为救众生不惜身殉,那些不知好歹乱骂党律师的人,不觉得亏心吗?

狼律驳斥:“英雄”,而且还是“舍身炸碉堡”的英雄,那是你个人,或者是跟你站在一起的人的认识,它只能代表你们自己。对于除你们以外的其他人来说党律师根本就是一个蛮汉。此为其一。其二,所谓“救众生论”请你收回,前面说了咱怎么想就怎么说,本就天经地义,装逼反而心虚。其三,“不识好歹”这可是句话骂人的话,世事万物众人评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凭什么你捧得,别人就贬不得,贬了就是“不识好歹”的“乱骂”?其四,“亏心”不“亏心”的,也不由以你一支笔论。何况,人都有私心,这个“心”也未必靠得住,就比如你总是捧杨金柱,你能说你秉的都是公心,就没有人家舍得扔下三万微信红包与翟建对赌收你为徒并为你撑腰的感恩?所以,笔者倒是觉得比不“亏心”更重要的是不要亏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人性的道德良心,法律的至高无上。因为这些才是人得以立世的基石。

王小律,你狼叔我今天借题发挥拿你文章说事,你不要怪狼说又撰文敲打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这个文章拥趸者众,太有代表性,被狼叔当了靶子。从认识你第一天开始,狼叔就说你这支笔如果能够加入骨气一定是前途无量。你这被批文一出,狼叔更留言你:文以事立,事立则评正。狼叔还说,文以立业,不为求荣,文人所以为文人就是因为他的文有风骨、有见地、像自己。狼叔虽佩服你文阅读者众,可狼叔从不因此为你叫好。你知因何?盖你文不过就是一堆文字的集合而已,除了能多讨几个赏钱,能似狼叔我这三个月端坐家里足不出户,三十几篇文章把个“律坛大侠”杨金柱这样的大人物打得气喘吁吁否?

独狼林礼国2017年12月25日星期一,晴空万里灿我行。

相关内容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Top